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客户端鄂尔多斯11月25日电(杨雨奇)作为内蒙古草原的一颗明珠,鄂尔多斯因其独有的“康巴什绿”、“鄂尔多斯蓝”,让游客们心驰神往。在鄂尔多斯有一条长达115公里的“穿沙公路”记录着鄂尔多斯从沙海变通途的历程。

图为穿沙公路 鄂尔多斯支队供图

  一条路,难不倒军人手中的铁锹

  什么样的精神能被称作“穿沙精神”?武警鄂尔多斯支队政委刘继祖给出了答案:“那是一种坚持下去的精神,是作为一名军人,不怕苦,不怕难,坚决完成任务的精神。”

  而这一种精神,与穿沙公路有何联系?这要从鄂尔多斯艰难的自然环境说起。

  鄂尔多斯是一个沙漠遍地的城市,8.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85%的土地沙漠化。全国八大沙漠之一的库布其沙漠和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地也都盘踞在此。一片东西走向的库布其沙漠,更是阻隔了杭锦旗沿河与外界的交通。被大漠阻隔的5万多贫困人口生存环境恶劣,农畜产品运不出去,生活用品运不进来。

  为打破交通的梗阻,杭锦旗决定修建一条穿越库布其沙漠的公路。于是,在1997年6月,穿沙公路项目破土动工。历时三年,一条南起鄂尔多斯市锡尼镇,北至巴彦淖尔市乌拉山镇,全长115公里的“锡乌公路”修建完成。

  而这条公路因横跨了库布其沙漠,被当地人命名为“穿沙公路”。有了这条沟通南北的道路,两地交通变得畅快起来,居住在沙漠腹地的杭锦旗百姓,也因为这条路的通行,经济与生活水平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但修这条被视作神话的穿沙公路,却并非易事。

  据当地百姓回忆,由于自然环境恶劣,最早修这条路时,打头阵的就是武警官兵。黄沙满地里,最惹眼的身影,便是一个个汗流浃背、抡着铁锹,身着迷彩服的官兵。不好挖的路,他们上,不好攻破的岩石戈壁,他们来。

  “这条穿沙路是军民携手共同修建的,但修路遇到硬骨头时,官兵他们舍得往前冲,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难题攻下来。我想这就是修这条路以后,带给部队最好的精神传承。”支队政委刘继祖说。

支队官兵在穿沙公路旁植树 鄂尔多斯支队供图

  住帐篷,吃干馍,也要把公路修出来

  对于修路的情景,1998年12月入伍的山西籍战士孙大海至今记忆犹新。他新兵下队分到了杭锦中队。下队第五天开始,他就加入了修筑穿沙公路的阵营,和数十位战友一起,一边修路,一边种沙柳。

  据孙大海回忆,那时候,武警鄂尔多斯支队只要有时间就派人去修路植树,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多天,住帐篷、吃干馍、喝冷水,提着水壶、端着脸盆去浇水。

  可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官兵没有一个退缩。在穿沙公路旁,一个兵一天平均能种下300多棵旱柳或700多棵沙柳。

  为何要一边种树一边修路?支队政委刘继祖介绍,由于风沙过大,士兵前一天修好的路基,可能第二天就被风沙埋没了。所以必须在修路的同时种上树,才能让风沙得到遏制。

  而这样的付出的确带来了成果。到1999年,这条穿沙公路基本修建完成,道路两旁的树木也已经拔地而起。如今,驾车行驶在这条穿沙公路上,只见道路在沙漠中笔直向前延伸,路两旁的沙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不见漫天黄沙,大漠风采却依旧可感。

  2013年,孙大海退伍。虽然离开了部队,但他却毅然选择了留在鄂尔多斯,继续着植树造林的工作。他说:“鄂尔多斯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为家乡添一点绿是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在这片沙土地上,孙大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时至今日,到了每年4月春回大地的时候,支队官兵依然坚持深入库布其沙漠,种植沙棘和防沙柳。经年之下,支队累计植树12000余株,绿化荒漠近千亩,成为库布其沙漠治理一支重要力量。

  孙大海说:“这里的每一位战士都相信,以自己的穿沙精神,定能吞没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让裸露的黄沙都变成绿水青山,变成老百姓的金山银山。”(完)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讯(记者刘传书)改革开放初,华夏第一高楼——深圳国贸大厦的建设,创造“三天一层楼”的奇迹。由此书写的“深圳速度”,成为改革开放的代名词。11月23日,以“重温‘深圳速度’,激昂时代精神”为主题的“建证40年·中国建筑奇迹之旅”大型主题传播行动走进深圳国贸大厦。一批当年特区建设者重聚国贸大厦回顾峥嵘岁月,新一代建设者共同领略“深圳速度”的争先豪情,聆听奋斗历程中的动人故事,传承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

资料图:广东深圳。社记者 陈文 摄资料图:广东深圳。社记者 陈文 摄

  80年代初,中建三局挥师深圳,在深圳国贸大厦的建设过程中,创造“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进入90年代,中建三局在地王商业大厦钢结构施工中,再创“两天半一层楼”的新“深圳速度”,将中国建筑业推向世界摩天大楼级先进水平。进入新世纪,中建三局先后承接拥有世界最大悬挑平台的深圳证券交易所营运中心、世界首个“三馆合一”体育中心——深圳“春茧”、深圳单体面积最大公共建筑——深圳机场T3航站楼、亚洲单体面积最大电子洁净厂房——华星光电等一系列行业瞩目的工程,中建三局在深圳累计承建工程近600项,总建筑面积超4000万平方米,共获鲁班国优奖13项。

  1984年,中建三局选出10人组成一个特种学习小组,东渡日本学习当时世界先进的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接技术,才建成比深圳国贸还高5米的中国首座钢结构大厦——深圳发展中心。

  深圳地王大厦设计高度383.95米,为当年亚洲第一(世界第四);钢结构吊装难度、焊接精度要求极高。1994年,中建三局正式承接了地王大厦施工的重点项目——总重量2.45万吨的钢结构安装工程,宽与高之比为1∶9,创造世界超高层建筑最“扁”最“瘦”的纪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建筑开展“建证40年·中国建筑奇迹之旅”大型主题传播行动,以“从深圳速度到雄安质量,见证中国建筑改革发展成就”为主题,从雄安启动,在深圳收官,全程历时8个月,活动遍及亚洲、非洲、美洲、大洋洲的9个国家,走进40余座魅力城市,开放海内外50余个超级工程。深圳、雄安,改革开放40年来一头一尾两块“试验田”,这是中国建筑用特有的方式纪念与特区建设的不解之缘,更是中国建筑对改革开放的致敬。

  乌鲁木齐11月18日电(耿丹丹)新疆乌鲁木齐市搏得梦创业孵化园内,郭赛把涂鸦工作室开在这里。不大的工作室里,墙面上到处都是涂鸦作品。“坚持了这么久,我新成立的公司也渐渐步入正轨。”

郭赛创作的涂鸦作品。郭赛供图郭赛创作的涂鸦作品。郭赛供图

  对于几近而立之年的郭赛来说,他算是涂鸦圈里的“老人”了。“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涂鸦。”他告诉记者,粗略一算,玩涂鸦已经16年。

  “涂鸦就跟中国的城市一样,通过很多部分组成,包括字体、背景和公仔。字体是比较难的,需要设计。”说起涂鸦,郭赛打开了话匣子。“涂鸦并不是乱涂乱画,每副手稿都需要设计,需要运用色彩知识、图形设计、上墙技术、思想模式等都非常重要。”

  郭赛说,由于大学在西安就读,让他有更多机会接触涂鸦。“2009年,在厦门参加一个涂鸦活动,得了季军。”在郭赛眼里,玩涂鸦的人在乎的不是参加比赛,而是和参赛者彼此有交流,让自己通过比赛获得更多创作方法和灵感。

  说起毕业后回来的原因,郭赛告诉记者,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而且我想回来发展新疆的涂鸦文化。”

  郭赛说,回家乡之后,他也迷茫过,由于大学学习土木工程专业,找过几份薪资不错的工作,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辞职。“我想专心做涂鸦。”

  “刚开始玩涂鸦家里不支持,觉得不务正业,也不挣钱。”郭赛说,由于地域原因,新疆涂鸦发展很慢,他也一度想过放弃。“以前在西安一起玩涂鸦的人,他们有活动就会邀请我。”郭赛说,慢慢地,新疆这边涂鸦发展有了起色,他接的活动也越来越多。

  如今,郭赛也经常在全国各地参加一些涂鸦活动。去年,他还参加了新疆举办的创业大赛,获得第2名。“父母看到我涂鸦工作有起色,也转变态度,接受我现在的职业。”

  工作有起色,他的涂鸦文化传播活动也有声有色地做了起来。不久前,他组织的涂鸦团体活动顺利结束,30多个来自全疆各地的涂鸦爱好者聚在了一起。

  “做活动就是为了凝聚新疆涂鸦力量。”郭赛说,尽管大部分时候,他们的活动都是自费的,但是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很多人从喀什、和田做火车来参加活动,大家对涂鸦文化的喜爱和贡献让我很感动。”

  说起大多数人对涂鸦的看法,郭赛说,大部分人认为涂鸦不值钱,不理解我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完成一副涂鸦作品,需要费脑费时费工夫,有时还需要高空作业,不停地比对修改。”

  “我有时会把新疆的元素加进作品中,比如说馕。”郭赛说,因为一看到馕大家就会想到新疆,知道我们也有人在玩涂鸦。“当然,新疆涂鸦是启蒙阶段,很多人还处在模仿阶段,创新方面比较薄弱。”

  郭赛说,多年来,有很多人通过他加入了涂鸦“队伍”,他所了解的“涂鸦队伍”也越来越庞大,艾迪希尔就是其中一个。

  今年18岁艾迪希尔刚上大一,他告诉记者,自己玩涂鸦已经4年了。“那时候认识一个玩涂鸦很厉害的人,看他的涂鸦作品后觉得特别有意思,就跟着练习,慢慢认识很多和郭赛一样玩涂鸦的人。”

  艾迪希尔说,他玩涂鸦最大的动力来自于父母。“可能因为从小学美术,家里特别支持我,每个星期父母都会给我零花钱买涂鸦材料。”

  艾迪希尔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两年前父母支持他去参加涂鸦活动。“在株洲有一个涂鸦圈最大的活动——meetingofstyle,我特别想去,妈妈就陪我去了。”

  那次活动,艾迪希尔见到了许多涂鸦圈的名人,也学习到很多涂鸦知识,让他更加坚持涂鸦这个爱好。

  “我喜欢用特效,喜欢涂鸦作品中有丰富的视觉效果。”他告诉记者,不仅是他,身边很多少数民族同龄人也都喜欢玩涂鸦。“看到自己的作品上墙,特别有成就感。”

  对于未来涂鸦的想法,他告诉记者,他最希望的,是有更多正规的途径,让涂鸦上墙。“希望涂鸦受到更多人的理解和关注,提供更多画涂鸦的画板。”

  采访最后,郭赛告诉记者,“把爱好变成职业,有时候很矛盾”。“因为需要把涂鸦作品做成商品的时候,会和自我发挥产生矛盾。”不过现在,我会努力把作品和商品分开,创作的时候就静下心来做作品。

  “目前我有申请到一些合法墙面,可以让大家自由创作。”郭赛说,未来,他想通过推广涂鸦文化、涂鸦教育,让更多人了解涂鸦,喜欢涂鸦。“我做涂鸦并不是为了赚钱,也没想做多大还是多好,就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想把自己的作品做好。”(完)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记者侠克)记者18日从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获悉,目前北京市流感病毒活动度较低。结合往年流感监测资料分析,12月至次年1月为流感发病高峰期,因此在今后一段时期内,北京市流感病毒活动度将逐渐增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分析,今年流感流行程度将低于去年。

  据介绍,自2018年9月以来,北京市仅报告1起流感病毒导致的集中发热疫情。2018年11月5日至11日期间,全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报告流感样病例低于去年和前年同期水平;流感病毒检测阳性率为1.41%,低于去年同期的7.33%和前年同期的7.92%。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学校和托幼机构要落实防控措施,坚持晨午检制度和因病缺勤监测,及时发现发热病例并进行隔离治疗;出现集中发热疫情及时报告辖区疾控中心及相关卫生健康和教育部门;托幼和教学机构要做好预防流感知识宣教、环境和教学用具等清洁工作,并在室外空气质量允许的情况下注意教室的开窗通风。

  专家提醒,家长应尽量避免孩子接触有流感样症状的患者,不得不接触时应佩戴口罩,以降低感染风险;孩子出现流感样症状时,应充分休息,多饮水,饮食宜清淡、易消化;密切关注孩子病情变化,若出现持续高热或咳嗽等症状加重时,应及时就医,且佩戴口罩防止出现交叉感染,同时避免孩子带病上学、入园或上培训班。

  今天世界厕所日 重庆年底完成新建公厕110座

  涪陵美心红酒小镇利用原来的“空中厕所”,打造了一个“迷你型厕所文化展馆”。

  今天是世界厕所日,该节日设立的宗旨是希望鼓励各国政府展开行动,改善环境卫生及建立卫生习惯。第67届联合国大会2013年7月24日通过决议,将每年的11月19日设立为“世界厕所日”,今年的主题是“当自然呼唤来临时,我们就需要厕所”。

  昨天,涪陵美心红酒小镇利用原来的“空中厕所”,打造了一个“迷你型厕所文化展馆”,游客上厕所期间,可通过厕所内外的展板,了解厕所文化。

  红酒小镇“空中厕所”建在过街的人行天桥上,离地6米,顶部露天,设有11个蹲位,不分性别,公厕外观色彩绚丽,十分醒目。而11个蹲位的厕门上是有代表性的11个国家的厕所外语,厕门后板上是该国代表性的厕所文化。

  在“世界各国厕所革命”展架上,内容丰富多彩,例如:“新加坡开设了世界首家公厕学院”;“新西兰经常开展评比最佳公厕的比赛”;“法国路边的自动公厕给每个人的使用时间是20分钟,如果超时,小屋的大门会自动打开”等等。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人的一生约有3年时间在厕所里度过。我国改革开放40年,厕所一点一滴的“小变化”也见证了中国的大变革。

  在“小厕所大革命”展架上,重庆晨报记者看到了中国“厕所革命”的4个阶段:1978年-1988年,那些年上厕所需要很大的勇气;1988年-1998年,公共厕所开始流行;1998年-2008年,厕所开始越来越全能;2008年-2018年,洗手间越来越洋气。

  另外,“厕所革命”还将迎来新三年(2018年-2020年),全国将建旅游厕所6.4万座,比上一个三年计划增加7000座。重点开展四项提升行动,建设提升行动、管理服务提升行动、科技提升行动、文明提升行动。

  在重庆,“新增公共厕所建设”着眼于“完善城市服务功能,提高城市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着力解决‘如厕难’”。因此,2018年-2019年在主城各区将新增公厕720座,而2018年底就要完成新建公厕110座,新增对外开放社会厕所230座。

  据红酒小镇负责人介绍,景区在每间公共厕所的墙上,都挂着当天负责打扫卫生的值班情况及保洁值班人员的联系电话,游客可以随时呼叫清洁工来打扫卫生,以此提升游客如厕体验。本报记者 顾小娟

顾小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