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原标题:保驾护航还是维持施压?美军8架F-22战机抵达韩国引发多方猜测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慧玲]美军近期在朝鲜半岛临时部署了最新型隐形战机F-22“猛禽”。尽管有消息人士透露,此事可能与美韩联合空演有关,不过在朝韩首脑会晤即将举行之际,F-22“猛禽”赴韩还是引发了多方猜测。

韩国《中央日报》5月2日援引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美国空军所属的F-22“猛禽”战机最近飞抵韩国光州机场。消息人士称,战机抵韩是为了参加11日开始的美韩联合空中军演“超级雷霆(Max Thunder)”,但美军无法透露具体的抵达时间。

报道称,此次抵达韩国的F-22大约有8架。F-22战机总共生产了187架,对美军来说也是十分珍贵的战力装备。

从2009年起,“超级雷霆”空中联合军演在每年上半年举行一次。2017年韩国空军F-15K战机和美空军F-16等100余架战机参加了该军演。此次是美国首次派出F-22参加“超级雷霆”空中联合军演。

关于F-22出现在半岛上空的原因,外界也有诸多猜测。有分析认为,这可能与预计将在月底举行的美朝首脑会谈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被认为意在维持在东北亚局势变化中的压力,以防万一会谈中出现突发情况。

另有分析认为,F-22或意在为特朗普“保驾护驾”。1993年7月11日,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板门店共同警备区(JSA)时,后方地区也有10多架美军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及装甲部队在随时待命。相关人士分析,如果美朝首脑会谈在板门店举行的话,F-22“猛禽”有很大可能出现在板门店附近上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中新网8月21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今年第13号台风“天鸽”正朝台湾靠近,预计中心会掠过台湾南端,预计今日下午起开始影响台湾东半部及南部,带来短暂阵雨或雷雨,并可能有局部大雨。

台风“天鸽”正接近台湾南端,台气象部门预计将于今日下午2时30分,针对屏东及台东等地,发布“天鸽”陆上台风警报。图片来源:“中央社”翻摄自台湾气象部门网站。

根据台湾地区气象部门今日清晨5时30分发布的海上台风警报,“天鸽”位于鹅銮鼻东南东方约450公里的海面上,7级风暴风半径100公里,以每小时12转17公里速度,向西北方向移动,对台湾东南部海面及巴士海峡构成威胁。

台气象部门预计将于今日下午2时30分,针对屏东及台东等地,发布“天鸽”陆上台风警报。

气象部门预测台湾东半部及南部今日下午就会陆陆续续有短暂阵雨或雷雨,并可能有局部大雨。

气象部门提醒,今晚到明天(22日)白天是“天鸽”台风影响最明显的时间,因适逢大潮期间,沿海低洼地区应防淹水及海水倒灌。

气象部门预测,下午起受“天鸽”及其外围环流影响,台湾东半部(含兰屿、绿岛)、恒春半岛及西南部沿海地区将有大浪,建议民众尽量避免到海边活动。

台湾气象部门防灾官员谢明昌指出,今天下半天到明天上午是天鸽台风最接近台湾的时候,预计中心会掠过台湾南端,但台风结构不强,主要是外围环流宽广,只要主环流靠近风雨就会变强,外围云系先进来,东半部会先降雨,雨势到了晚上会愈来愈明显,明天降雨地区将往西移动,中部、台南以南会下雨。

他表示,台风预计23日远离,但台风还是在热带低压里,且海温较高,不排除还有其他热带扰动会在台湾附近生成,即使台风远离天气仍不稳定,要继续注意云系未来发展。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白俄罗斯-重庆” 回程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   明年还将开通“乌克兰-重庆”“波兰-重庆”回程班列

  11月8日,满载41个集装箱的中欧班列(重庆)“白俄罗斯—重庆”回程班列全程运行8000多公里,历时12天后,顺利抵达团结村中心站。 上游新闻记者 甘侠义 摄

  本报讯 (记者 罗薛梅)昨日,满载41个集装箱的中欧班列(重庆)“白俄罗斯—重庆”回程班列全程运行8000多公里,历时12天后,顺利抵达团结村中心站。这也意味着中欧班列(重庆)“白俄罗斯-重庆”回程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

  已累计开行2630班

  货值超200亿美元

  中欧班列(重庆)是我国西部开行时间最早、开行数量最多、带动性最强的中欧班列,在货运的数量与质量方面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今年,中欧班列(重庆)新增重庆-越南,重庆-明斯克,重庆-汉堡,重庆-伊朗运行线路,去程班列可辐射到德国、荷兰、比利时、意大利、匈牙利等欧洲30多个国家,回程班列通过重庆可转运至国内及东南亚各国。

  同时,中欧班列(重庆)货源品类已由主要服务重庆IT基地的电子智能终端产品,发展到服务社会更广大的生产和贸易企业,包括汽车整车及零配件、机械产品、咖啡豆、工艺工业用品和日用品等。自2011年1月28日开通以来至今,中欧班列(重庆)已累计开行2630班,成为全国首个突破2000班的中欧班列,共运输货物超过16万标箱,货值已超过200亿美元,进出口总值已占全国所有中欧班列的35%。

  明年开通“乌克兰-重庆”

  “波兰-重庆”回程班列

  昨日到达的班列也是中欧班列(重庆)开行的第2630趟班列,运输货物均为白俄罗斯优质乳制品。白俄罗斯是世界五大乳制品出口国之一,森林覆盖率达39%,拥有天然、纯净的高质量奶源,成为全球优质奶源的重要产地之一。此次中欧班列(重庆)“白俄罗斯—重庆”回程班列,是由传化集团、中白农业有限公司与渝新欧物流公司强强联合,通过“采购+供应链服务+金融+运输”全链条运营合作模式,将白俄罗斯的优质乳制品运往重庆,再分拨到全国各大乳制品生产企业,建立起集物流、商流、信息流为一体的乳制品集散中心。

  未来,每月至少有3000吨来自白俄罗斯的乳制品运抵重庆再进行分拨,这将大大加强白俄罗斯和重庆的经贸合作,我市也成为了首个实现常态化运行“白俄罗斯-中国”的中欧班列开行城市。

  昨日,传化集团透露,除了中欧班列(重庆)“白俄罗斯—重庆”回程班列外,还将在明年开通中欧班列(重庆)“乌克兰—重庆”回程班列、中欧班列(重庆)“波兰—重庆”回程班列。“分别运输葵花籽油和淀粉。”

罗薛梅

  《奇遇人生》:艺人不用去“演”

  综艺节目《奇遇人生》火了,在豆瓣达到了超过9分的高分,

  这在国产综艺里几乎算是个奇迹。它的导演是著名的纪录片导演赵琦,他凭借尖锐的社会议题纪录片曾拿遍大奖。

  这一次,他想拍摄一档更加真实的、不需要艺人去“演”的综艺。

《奇遇人生》拍摄地之一——古巴哈瓦那 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奇遇人生》拍摄地之一——古巴哈瓦那 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地球,五亿一千万平方公里,人类七十四亿四千万,当我们凝视世界时,世界也凝视我们,当我们遇见他们时,我们也遇见了自己。只有出发才是一切的开始。”

  这是纪实真人秀节目《奇遇人生》每集开场的固定台词。在这档由主持人阿雅发起、著名纪录片导演赵琦担任总导演的节目里,阿雅会陪同朴树、春夏、宋佳等艺人分别开展为期一周的旅行。

  开播仅一个月,豆瓣评分已经达到国内综艺望尘莫及的9.1分。

  在常规的综艺节目中,为了追求节目效果,即便艺人坐了十几小时的飞机也要戴上墨镜对着镜头微笑。每个人都是一副妆容整齐、精神饱满的模样。而在《奇遇人生》中,艺人不需要表演自己,只需要做回自己。

  第一期里,小S到非洲寻找大象,刚下飞机,面对阿雅的提示“你有没有闻到草原的气息。”小S不解风情地回答“我只能闻到汽油的味道”,第五期里,朴树刚到机场,就对阿雅说,“我很后悔(来参加这个节目)”。

  这些看似尴尬的真实却成了节目最大的亮点,它不预设脚本,主题也不相同:有小S在非洲偶然看到大象被猎杀后,联想到保护野生动物的主题;有毛不易在台湾参与音乐治疗项目后对社会养老问题的关注;也有窦骁在攀登大洋洲最高峰时与人类极限对抗的故事。

  “节目策划之初,有担心过年轻人是否爱看这样的节目,但是看到B站上面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节目在年轻人当中的流传度也非常高,包括之前也有《见字如面》特别文化项的内容,它本身的内核和营养度非常高,其实年轻人也是喜欢的。所以我觉得并不能说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它一定就要特别幼稚或者肤浅,这是对90后最大的一个误解。《奇遇人生》奇妙的地方,就在于无论你是涉世未深,还是你有非常多的阅历,你都可以从中找到共鸣,因为纪实内容总是更容易产生代入感。”节目总导演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艺人根本不用考虑做戏的事情”

  “一部叫做《奇遇人生》的综艺纪录片,最近在豆瓣以高分炸开了以往综艺片的排分榜。我心里按捺不住地欣喜井喷了,即使去菜市场买菜也对抠门儿的鱼老板咧嘴笑,鱼老板被吓坏了,因为以往我都是对他的货挑三拣四。”摄影师Rocker在《奇遇人生》的摄影手记里如此写道。

  他是第三集窦骁挑战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的主力摄影师,也是Jimmy Chin工作室中国制片人,美国国家地理特约摄影师。

  2018年年初,Rocker的好朋友孙斌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拍摄亚洲最高峰查亚峰的攀登,此后,《奇遇人生》节目组的分集导演欧大明约他在咖啡馆见面。

  去之前,他查阅到这个团队成员的相关资料:总导演赵琦参与的《归途列车》《大同》《千锤百炼》等独立纪录片获得过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奖在内的多项大奖;分集导演欧大明导演的《广州1949》获得过广州国际纪录片节评委会特别奖;摄影师孙少光更是纪录片界的大咖。

  咖啡馆叙谈后,他得知拍摄对象是窦骁,Rocker当即决定加入这集片子的拍摄。

  像其他每集片子的流程一样,他们前期会到目的地堪景。Rocker发现攀登查亚峰的固定线路上绳子太多,拍出来不好看,考虑重新开辟一条新线路。

  总结了堪景情况后,Rocker认为正式拍摄时会面临两方面考验:一是体能,二是高海拔拍摄的适应能力。于是,他开始每周进行三次训练,每次200个俯卧撑、200个引体向上。

  “这是户外运动拍摄的基本要求,一个户外摄影师必须比拍摄对象在体能上有优势,这样才能在扛着器材的情况下跟得上拍摄对象。而且这个节目是不做设计的,可能还有更多的意外情况,所以基本工作一定要做到位。”Rocker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因为大本营海拔超过4000米,剧组到达大本营下边酒店的第一天晚上,每个人都在与自己身体和精神做斗争。孙斌作为著名登山人,已经登顶查亚峰6次,而且还经历过两次生死关头。单纯从体力上讲,如今,这座山对他就像“在香山散步”,但是这次他带领的是一队业余选手,天气阴雨连绵、队员体能的差异都是隐藏着的风险。

  天气是第一重考验,连续五天的阴雨让节目组备感焦虑。要知道窦骁给节目组的时间只有8天,去掉往返的两天,能够登山的时间只有6天,而前四天一直在下雨。

  最后一天,雨渐渐停了。远边天际厚厚的云层开始散开一角,趁着这个机会,剧组坐直升机从云层仅有的缺角飞向登山大本营。

  接着,高原反应来了。第一晚在高海拔寒夜露营,摄影师孙少光因为高反加剧了感冒症状,咳嗽声在夜晚持续不断。

  凌晨4点,恐高的阿雅也挣扎着起来,跟随团队登山。“她本来不用跟我们一起登山,但她已经来到了山脚下,挑战自我的心还是很强烈。虽然半道上她还是因为高反折回去了,但很多观众看到阿雅不能继续登山时哭泣的时候都很触动。人性深处的纠结,真的是我们想表达的内容之一。”分集导演欧大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连Rocker也有高反症状,高山拍摄最要命的是氧气不够,在海拔上升后他必须赶紧停下来调整呼吸才能保证摄像机的稳定。

  其实,Rocker此前不止一次拍过综艺节目里的窦骁,也见证过他的“演技”。2015年的美国行、2016年的乞力马扎罗,那一次是攀登海拔接近6000米的非洲最高峰。海拔3600米的时候,窦骁面无血色,血氧只有不到40,只是正常指标的一半,Rocker走在前面,回看窦骁在向导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挪。到达峰顶时,窦骁问“我们是不是要拍些登顶的镜头?”随后,他深呼吸几次,站在镜头前说话时,脸上已经是满满的阳光和活力。“当时说完后,他就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表情痛苦。但是这个节目不需要这样的表演。他只需做他自己,享受登山的过程就好,这样纪实的节目其实会让大家都特别舒服,艺人根本不用考虑表演、化妆、台词等做戏的事情。”Rocker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用自己的眼光看待属于自己的世界

  第一期节目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已经突破四千万了。“那又如何呢?对于一个被贴上综艺标签的节目来说,腾讯方面对播放量的考核显然不是千万级别,可能是亿级别的。”总导演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赵琦此前的纪录片都是关注当下尖锐的社会议题,此次转型做综艺节目,也是想为此纪实综艺的类型“做一些探索”。

  起初,赵琦跟腾讯方面沟通方案时提出,能否让每个艺人给一个月的档期参与节目。“艺人参加以往的综艺节目经常一天拍两三期,让艺人一个月耗在这里跟你拍一期节目,即便艺人同意,成本也负担不起。”腾讯方面对赵琦说。

  后来,赵琦又妥协到要求两个星期,直至最后确定到一个星期。“这么多艺人能够投入这么长的时间到这样一个内容里面去,我觉得本身这个内容的力量和他们自己能够挑战自己的勇气也非常值得欣赏和钦佩。永远有非常多的意外,这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心才能完成这样一个节目。”负责该项目的腾讯公司的负责人邱越说。

  每个人总想做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但本质上,对赵琦来说,他依然认为是在做独立纪录片。此前类似的探险旅游类节目有很多,比如《爸爸去哪儿》《跟着贝尔去冒险》,此类节目可能把重点关注在事件上,“编排”的痕迹很重。而《奇遇人生》关注的是人本身,所谓的故事其实并不强调绝对的戏剧性。

  “我们设计的都是会跟陌生环境的陌生人相遇相逢,因为我觉得我们其实自己的人生,如果细心回想的话,总是在关键节点上一两个人使你产生了很大的一个改变。所以说我们觉得就是去到世界遇见不一样的人,那个人可能是个普通人,但是做了非常有趣的事情,仅仅是因为他对生活的态度不一样。这套节目的价值体系,就希望在社会重压下的大家能用自己的眼光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去看待属于自己的世界。只是用了纪实的手段,又加入了明星而已。”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如此解释这档节目的构想。

  但不设脚本并不意味着完全没有设计,前期调研也是保证节目质量的重要手段。

  有两期节目,节目组到西藏、贵州调研后,认为当地的人与艺人不能发生很好的互动,遂放弃了。“我们真的是以人本身为主,但是真的这边的人不出故事的话,你不能说已经钱花下去,还硬着头皮去拍。”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调研会考虑到很多可能性,就像一条河流流出去,它会慢慢变成一个树杈型,它不管往哪方面走,都是在往前走。我们当然没有办法避免它突然被阻滞了,但阻滞的过程本身其实有可能是故事。”

  寻找的姿态

  对于习惯了看传统综艺节目的观众而言,朴树去古巴这一期可以说是最无趣了。一个小时中,基本上都是朴树一个人在“发牢骚”,他神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在坐摩托车环游古巴时露出过真实的笑容。

  有网友提出质疑,是否此节目对大众太枯燥,对纪录片受众又太浅显了。

  赵琦觉得,用关注人本身的独立纪录片手法与综艺结合,拓宽了综艺的可能性。节目的难点首先在于能否获得艺人真实的反应,其次在于能否有一个故事的脉络。

  “但是这些东西其实都难以预判,往往第一天艺人都很紧,没太多内容。因为每一期节目都有遇见的人,你跟他在一起交流,两三天熟悉感会上升,产生信任后,后边会有更多真实的反应出来。毛不易那期就是这样,一开始很小心,到最后一天晚会上,他从经纪人那边得知因为版权问题不能演唱排练了多次的邓丽君的歌曲时,他那种失落与想要弥补观众的心情是非常有力量的。”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此项目的腾讯负责人邱越做了很多年综艺,他深知,内容上对人性的冲击才会有真正的长尾流量。与此前的综艺节目基本“照抄”国外不同,“这个节目,我觉得是个原创模式,它最大特点就在于它不会给你一个结果。我们做很多节目,它会有固定的单一价值观输出,比如说《逆风翻盘》,就是一个特别强的价值观输出。但是这个节目不是说我要告诉你一个什么精神,而是每一个人每一期都会有不同,因为每期去的地方和这个嘉宾本身自己的差异性会非常大。另外就是你看的人不同,你对他的理解也许会不一样,这是这个节目最大的创新的地方。”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科幻大神不是神   ○十年来好多人都在“寻找刘慈欣”,这次他来了重庆 ○穿着格子衫,挎个帆布包,聊起宇宙、外星人和延长寿命 ○脑洞归于故事,现实中他关心老家电厂关闭多过于得奖

  没有人知道那个自称粉丝发帖的楼主,最后有没有去阳泉找到刘慈欣:2008年12月,百度贴吧“阳泉吧”里出现了一个一句话帖子《谁知道刘慈欣住在哪?》。 彼时,神作《三体》才刚刚出到第二部。鲜有人理解发帖人想见偶像的“热切”。 很快,“找刘慈欣”在过去十年间成了一股飞速增长的潮流——“中国科幻文学里程碑式的作品”“全球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首位中国得主”等光环,令粉丝找他,签名合影,甚至谋求沾光合作;令媒体找他,对话、专访,展望中国科幻之未来;令影视公司找他,买版权、给职位……喧嚣之下,我们也趁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在重庆颁奖之机,找到了刘慈欣。 刘慈欣的代表作《三体》 他是偶像 所有人都在找刘慈欣 “不好意思,我去不了。”接触过刘慈欣的人应该心里有数,这应该是2015年8月获颁全球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后,他说的频次最高的一句话。不过,今年已第九届颁奖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他就几乎从未拒绝过。 “每个得奖的孩子都想要他颁奖,他累到汗流浃背,也没有拒绝过。”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创始人之一董仁威始终记得这一幕。董仁威说,“大刘”乐于见到新生力量的不断崛起、成长。 从11月2日晚上落地重庆,到4日一早离开,刘慈欣本次重庆行滞留不到40小时。他的忙碌几乎从一抵达酒店就开始了:2日晚,6家重庆本土媒体的专访排起了长队。 3日活动当天,找他的人又变成粉丝、科幻迷。他们一直追到会场外自助餐厅门口,抱着《三体》想等他吃完饭出来。 吃饭时刘慈欣选了一张一侧靠墙、不太显眼的桌子。但很快,同在此用餐的其他参会人士和工作人员发现了他,刘慈欣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筷子,逐一满足大家的签名要求。 更有意思的是3日下午的媒体群访,同行们涉及的话题好似一场大型科幻粉丝见面会,从埃隆·马斯克到阿西莫夫,几乎无所不包。最后,甚至有提问者和刘慈欣聊起量子力学。 他是常人 得奖带来的生活落差不大 全球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得主、阳泉市作协副主席、腾讯移动游戏“想象力架构师”、山西省作协副主席、电影《三体》《混沌之城》监制、中国“火星大使”、IDG资本“首席畅想官”刘慈欣,依然住在阳泉这个小地方。 “说实话,我觉得科幻离我都有一定的距离。”穿着格子衬衫的刘慈欣坐在记者面前,扶了一下眼镜说。 “我并没有变得特别忙,现在的生活和以往区别也不太大。甚至可以说得奖给我生活带来的变化,还不如我们电厂关闭给我生活造成的落差大。” 在重庆的30多个小时里,2日晚刘慈欣接受采访时是标志性的格子衬衫,3日出席颁奖礼时里面换了一件牛仔衬衫、外套一件西装。除了登台,他还随身挎着一个简单的帆布袋。没有助理,有人帮背帆布袋他也会很快接到自己手上。 在现场找他签完名的学生粉丝笑着小声说:“真像我们物理老师。” 他是科技控 人类可能活在一个“假宇宙” 关于3年前的“雨果奖”领奖,粉丝们最津津乐道的是其中的阴差阳错——没去领奖的刘慈欣坐在电脑前,看到颁奖礼上《三体》获奖的消息是由美国航天局宇航员Kjell Lindgren从漂浮在地球之外350万公里的国际空间站里用视频连线宣布的。他事后受访直言:“说(没去现场领奖)不后悔那是假的。” “我是一个科学主义者,科技的绝对拥护者。”刘慈欣说,无论读者、粉丝对自己作品里流露出的种种观点有何不同解读,这点都不会改变。 他在作品《镜子》中描绘了一种全新的计算机模拟技术,其运算能力强大到可以模拟出不同宇宙创生及其以后的所有事。自然人类所在的宇宙也被模拟了出来,人类社会也因此消亡。有读者觉得,刘慈欣似乎想用笔表达科技高度发达的疑虑。 “‘镜子’只是使用不当。再说我可能有写得比较黑暗的地方,但那不代表我的世界观。我一直坚持,科技发展是人类生存所必须的,它可能会带来的危险、灾难,但人类该做的也应该是勇敢面对,减少灾难的影响,而不是怀疑、阻碍科技发展。”和无数数码控爱折腾手机、电脑相仿,笔下脑洞大开的刘慈欣在日常阅读中,最关注的是世界上真实发生的最新科技研究成果。 “你有没有试想过,和你写的地外文明极其发达相反,宇宙中根本就没有其他文明。”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刘慈欣时,他稍作迟疑后说:“前不久我才看到英国(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有研究说,人类很可能是宇宙中的唯一智慧文明。但我并不认同。” “我的看法是,现在人类觉得已知宇宙很‘安静’,很可能是我们并未掌握和其他超级文明交流的方式而已。”说到这里,刘慈欣举了一个例子,“我们每天无数人用手机、电脑联络,电磁波通讯非常喧闹。但对一只黑猩猩来说,它就完全无法接收、理解,它的世界是完全安静的。同理,也许其他文明的交流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我们才觉得整个宇宙是安静的。但这其实是‘假象’。” 走得还不够远,也是刘慈欣“担心”的一点。“现有技术下我们了解到太阳系最可能有生命的是木卫二,上面有液态的水,但现在人类就连钻探数百米冰层的技术都没有。所以,是否存在外星文明真不好说。” 大咖 档案 刘慈欣 1963年6月生于山西阳泉。高级工程师,科幻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 主要作品包括7部长篇小说、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说、18篇短篇小说以及部分评论文章。作品蝉联1999年-2006年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2006年5月,他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第一部开始在《科幻世界》上连载,同年凭借该作品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特别奖。2010年10月《三体》第三部《死神永生》出版,再度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特别奖。2011年《三体》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 2015年8月23日,《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也被誉为中国科幻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三体》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 2019年,由刘慈欣作品改编的两部电影《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将相继上映。 他有点俗 最期待科技带来“寿命延长” 粉丝们爱叫刘慈欣“大刘”,多少是取接近“大神”之意。可现实中的刘慈欣,明显更世俗一些。 “我的想法可能有点俗。”记者问他最期待哪种科技突破给人类带来改变时,他脱口而出的是这句话。 “我最想看到的技术成果当然是延长人类寿命。因为没有人比科幻作家更想看到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活得更长意味着可以到更远的未来。这就像那个经典的故事:神问凡人,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时,最好的回答是我希望满足我所有愿望。” 刘慈欣口中“延长寿命”又不同于科幻作品中大热的话题“永生”。 “我觉得延长寿命未来是可以做到的。”在他看来,医学的分子生物学、基因学上都可能获得突破,“(通过)改变人的基因、人机结合(坏掉的部分用机器代替),把人的寿命延长到500年、1000年我觉得是完全可能的。” 他也耿直 “冷冻人体再复合”是骗人的 刘慈欣坦言,在创作上他依然有非常现实的困惑和无力——包括《三体》在内,似乎成功的科幻大作中都没有外星人到底长什么样的呈现。 “我在《三体》中丝毫没有描写三体人的形象,其他很多经典科幻作品都是类似的处理。”刘慈欣说,他一直认为我们对外星人的描写,就像“维纳斯的手臂,感觉怎么装都不对”。他直言,人类很难用画面来表现超级文明,“像ET,是一个儿童漫画式的外星人,我们很难相信成年人的外星人是那样的。” 在他的印象中,稍显成功的外星人形象是“异形”,但“那种形象是没有太多智慧、根本无法交流的。而实际上,我们根本无法判断外星人是不是有我们理解的智慧”。 脑洞大开终究只能归于书里的故事,很难真正照进现实。 3年前,重庆儿童文学作家杜虹因癌症去世,她和女儿选择了将大脑冷冻,以期未来技术成熟“重生”。这其中还和刘慈欣颇有渊源:不仅杜虹曾是《三体》的编审,冷冻遗体期待重生几乎就是《三体》里云天明复活的翻版。 刘慈欣坦言,即便自己是写出这个情节的人,但也认为“超低温冷冻人体再复活的技术现阶段肯定是骗人的,最多能算是给亲人的一个特殊葬礼”。在他看来,低温“冬眠”反倒现实一点。 众所周知,刘慈欣坦言过自己并不喜欢全球吸粉无数的漫威式科幻,但他也深知“我的作品,乃至中国的科幻文学距离构建起漫威那样的体系、‘世界’还很远”。 末了,“大刘”说:“中国科幻文学的前景我看不清楚。读者规模小,作者群体小,状况并不乐观。但另一方面,我却认为中国科幻影视在不久的将来会迎来极大的繁荣。” 文/本报记者 裘晋奕 图/上游新闻记者 高科

裘晋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