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伴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在稳步推进,“机器换人”成为近年来制造业的新现象。从市场规模来看,目前,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第一大市场,占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的30%,而且保持高速增长。

然而,中国工业机器人制造业的竞争力仍然较弱,尤其在核心零部件上处于劣势。不过,随着中国相关企业和机构加大研发投入,在部分核心零部件领域取得了突破,工业机器人的部分核心零部件国产化替代正在加速,一些地区已形成一定规模的机器人产业集群。与人工智能技术紧密融合的新一代机器人产业也正在为中国机器人产业提供了赶超机遇。(编辑:张星)

导读

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机器人研究所所长赵杰指出,经济型低成本的工业机器人提升了国产机器人占新增装机的比例,2016年中国自主品牌的工业机器人的销售已经接近3万台,比2015年增长了近30%。此外,自主品牌机器人系统集成方面还成功实现了在焊装领域的应用,中国自主研发的汽车车身柔性焊装的自动生产线打破了这一高端领域由国外公司垄断的局面。

连续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工业机器人增长最为迅速的市场之一。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与人口红利的消减,近5年来的年均增长率高达28%。中国已经连续五年成为全球头号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今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突破60亿美元。

中国无疑也成为各国机器人巨头争相抢滩的市场,激烈的竞争对自主机器人品牌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在磨砺着相关企业的成长。

中国在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上长期受制于人的情形正在发生改变。国内厂商相继攻克了在上述核心零部件领域的部分难题,正在稳步推进这些零部件的国产化,这将降低国产机器人的成本,提升国产机器人在新增装机中的占比,更重要的是,这将打破国外品牌在关键领域的扼喉制约。

身处第三次高速发展浪潮中的人工智能为新一代机器人打开了无穷的空间,新的智能服务机器人技术更多地集中在大数据、物联网、感知系统等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国与国外几乎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在部分技术以及市场应用空间上,中国甚至占据了优势,这将为中国机器人实现“弯道超车”带来重大机遇。

各方抢滩中国市场

在8月末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7年)》(下称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62.8亿美元,2012-2017年的平均增长率将达到28%,而同期全球机器人市场的平均增长率为17%。

中国是工业机器人市场发展最快的国家,2016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保持高速增长,销量同比增长31.3%;中国已经连续五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其规模约占全球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

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减,对机器人的需求很大;同时,中国生产制造的智能化改造升级需求也日益凸显,工业机器人的市场需求依然旺盛。报告预测,2017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将首次超过11万台。

近年来,全球工业机器人巨头纷纷在中国建立产业基地,全方位抢占市场高点。其中,ABB在已建立珠海、青岛机器人应用中心的基础上,正筹划建立重庆机器人应用中心;安川电机与武进国家高新区二期项目签约,再度提升产能,启动建设第三工厂。库卡宣布再次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建设中国二期厂房,以求继续扩大产能。

这为国产机器人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也凸显了中国在核心零部件等问题上久悬未决的瓶颈。

世界机器人大会秘书长、中国电子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晓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机器人产业尚难以与国外巨头完全竞争,在核心零部件领域受制于人,她担心中国快速的机器换人进程会导致中国直接从国外进口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甚至整机,使得庞大的中国市场拱手相让。

从结构上看,工业机器人由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器、本体四大部件构成,前三者分别占整机成本约35%、25%、15%,然而这三大部件大多被外资垄断,国内机器人整机制造企业在关键部件配套方面严重受制于人,基本没有议价能力,甚至导致整机制造成本与进口整机倒挂。

以占机器人整机成本最高的减速器为例,目前精密减速器市场大半被日本企业占据,当下国外机器人在减速器上的成本在15-20万,而国内的机器人的成本却在30万左右,比国外机器人成本高出近一倍。在伺服电机方面,国内公司的整体份额低于10%;在驱动器上同样如此:国内80%的驱动器需要从欧美和日本进口。

国外的巨头厂商往往能以巨大的采购量和签署排他性协议获得比较优惠的采购价格,而且很多工业机器人厂商本身就是核心部件的提供商——日本发那科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数控系统生产厂商,安川和松下都属于全球最大的电机制造商。

这让中国公司吃尽苦头:从这些公司进口零部件,国内企业往往要以高出国外厂商高得多的价格购买减速器与伺服电机,这使得不少企业营业成本的增速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速。

国产化替代加速

不过,这一切正在悄然发生改变,中国机器人产业在核心零部件等领域的国产化替代正在加速。

目前,中国已将突破机器人关键核心技术作为重要战略,国内厂商攻克了减速器、伺服电机等关键核心零部件领域的部分难题,初步实现了控制器的国产化,核心零部件国产化的趋势逐渐显现。

与此同时,国产工业机器人在市场总销量中的比重稳步提高。国产控制器等核心零部件在国产工业机器人中的使用也进一步增加,智能控制和应用系统的自主研发水平持续进步,制造工艺的自主设计能力不断提升。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装备工业研究所所长左世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在四大关键零部件中都获得了一定的实际掌握能力,在减速器国产化过程中,出现了南通振康、苏州绿的、陕西秦川等单位,推动了零部件在中低端机器人中的应用;在伺服电机方面,国内汇川技术、华中数控、新时达等公司也逐渐崛起。

左世全认为,当下零部件国产替代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市场占有率较低,一方面则是质量可靠性与稳定性仍有待提高。“现在系统集成商为了保证稳定性和可靠性,在汽车自动化焊接等方面不敢轻易使用国产机器人,而可靠性的提高也正需要应用市场的不断增加。”

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机器人研究所所长赵杰表示,目前核心零部件的关键技术正在取得重大突破,部分实现了小批量的行业应用。“例如谐波减速器出货量已经达到了每年8万台,RV减速器近几年累计在自主品牌机器人上实现了近2万台的应用,这都缩短着我国产业核心零部件依赖进口的进程。”

赵杰指出,经济型低成本的工业机器人提升了国产机器人占新增装机的比例,2016年中国自主品牌的工业机器人的销售已经接近3万台,比2015年增长了近30%。此外,自主品牌机器人系统集成方面还成功实现了在焊装领域的应用,中国自主研发的汽车车身柔性焊装的自动生产线打破了这一高端领域由国外公司垄断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采购规模增长和企业转型需求,产业链下游重点领域的龙头企业开始加快研发和自供机器人。例如,美的集团继收购德国库卡公司后,与以色列运动控制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Servotronix达成战略合作;倚天科技通过收购控股了昆山依莱伯瑞机器人;东旭新能源收购上海安轩自动化等。

国产化的同时,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及东北地区,正在紧密结合当地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展需要,围绕特色机器人产业园区形成新一轮的产业集聚。

从区域上看,长三角和珠三角成为工业机器人产业链最完备、发达的地区,其中珠三角依托松山湖等机器人产业园区,凭借政策措施与金融手段、应用对接结合,初步形成产业链,创新创业氛围浓厚;长三角依托芜湖机器人产业园、昆山高新区机器人产业园,凭借雄厚的产业基础及配套、庞大的应用市场,打造了完备的机器人产业链。

此外,京津冀依托唐山机器人产业园,智能机器人产业链相对成熟,服务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更为领先,东北地区则依托哈尔滨科技创新城机器人产业园、沈阳浑南智慧产业园,形成了以工业机器人为主的产业集聚。

布局下一代机器人

在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看来,当前机器人行业正处于一个转型升级的大变革时代:传统机器人正处在一个由“机器”向“人”进化的重大转折点,机器人正由过去的传统机器设备,开始转变为更具备人的智能、智慧、灵活性的新型设备。而这,为中国带来了重要的战略机遇。

曲道奎表示,由于起步早,传统机器人的各种标准几乎全部由国外制定,国外企业占据主导地位,而新一代机器人将出现新的领军企业以及行业标准。他表示,刚刚探索产业化的智能服务机器人技术更多地集中在大数据、感知系统等领域,在这些新兴领域,中国与国外几乎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随着人工智能迎来第三次高速发展浪潮,人工智能技术取得了显著进步,在语音交互、图像识别、无人驾驶等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为新一代机器人打开了无穷的空间。

科沃斯机器人创始人兼董事长钱东奇表示,中国把Robot翻译成机器人,实际上机器人是AI天然的最佳使用场景,具备了AI的机器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这为中国的追赶与赶超创造了重要机遇。

目前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技术创新不断加快,特别是计算机视觉和智能语音等应用层专利数量快速增长,催生出一批创新创业型企业。

目前,中国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与全球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中国专利申请数量与美国处于同等数量级,特别是在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语义识别等多模态人机交互技术领域,部分已接近和达到全球领先水平,发展智能机器人是高屋建瓴、另辟蹊径的重要路径。

一大批创新创业型企业也正在快速形成。上述报告指出,国内智能服务机器人领军企业具有技术和产品相互交叉缠绕、互相推动的特点。如科沃斯、优必选、康力优蓝、Roobo等企业通过技术推动产品迭代,凭借智能交互和特定场景整合迅速切入人们日常生活并逐渐发展壮大,利用市场收益进行技术革新,快速步入机器人产业第一梯队行列,从而实现了良性循环。

智能服务机器人向家庭、社区等场景的快速大规模渗透,为服务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极大的新活力。目前中国已在医疗、教育、烹饪等机器人的应用领域开展了广泛的研究,随着机器人技术水平进一步提升,市场对服务机器人的需求快速扩大,应用场景不断拓展,应用模式不断丰富。

赵杰指出,中国的服务机器人应用市场巨大,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未来将有数以亿计的老人,以养老、助残为重点的行为辅助、个性化护理和照料看护机器人,针对残障人士的智能假肢系统都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上述报告表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3亿人,占总人口的16.7%,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以及医疗、教育需求的持续旺盛,中国服务机器人存在巨大市场潜力和发展空间。2016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达到10.3亿美元,预计2017年我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13.2亿美元,同比增长约28%,高于全球服务机器人市场年均增速。

该报告预计,到2020年,随着停车机器人、超市机器人等新兴应用场景机器人的快速发展,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有望突破29亿美元。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目击者回忆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上千人往附近酒店里跑 酒杯等物品碎落一地

新京报快讯(记者潘佳锟)美国当地时间10月1日晚,在拉斯维加斯曼德勒海湾赌场附近发生枪击案。据当地警方最新通报,此次枪击已致50人死,200多人受伤,目前射手已被击毙。一名现场目击者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事发现场就在自己所住酒店的马路对面。当晚近23时许,有上千人向自己所住的酒店里跑。“酒杯什么的碎了一地,心里很恐惧,酒店里的人也跟着一起跑,现场很混乱。”

来先生与几名同伴,于当地时间9月30日到达拉斯维加斯,计划培训几日便回国。事发当晚近23时许,他正在入住的凯撒酒店大堂休息,看见“有几千人往酒店里跑”。

他表示,事发地位于自己所住的凯撒酒店对面,相距1.5英里(约2公里)。当时附近正在举办音乐会,自己在酒店里并没有听到枪响。来先生回忆,当时酒店里的人们不知道是酒店内部发生的情况还是外面的,内心很恐惧,便也跟着冲进来的人们往里面跑。

“酒杯什么的碎了一地,现场很混乱。”目前距离事发已经过去6个小时,来先生说现场已被警方封锁,自己与同伴只能在酒店的房间里等待,目前尚不清楚回国的航班是否受到影响。

美国当地警方提示,请市民避免前往事发地点及附近地区,目前Tropicana和Russell等部分高速公路封闭。拉斯维加斯麦卡伦机场也发布推文称,已恢复部分此前被限制的航班。同时也有20多个航班已经被转移到其他机场,有10月2日出行的旅客,请留意自己所乘的航班信息。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7月27日,有粉丝在微博上放出陈伟霆机场被亲画面。陈伟霆主动向粉丝求吻。该粉丝十分大方的亲了上去,随后陈伟霆离去。

新浪娱乐讯 权志龙亲权志龙亲权志龙亲完薛之谦亲,薛之谦亲薛之谦亲,薛之谦亲完陈伟霆亲。。。。2016年7月27日,有粉丝在微博上放出陈伟霆机场被亲画面。画面中,陈伟霆戴着黑色口罩,指着自己的脸颊,主动向粉丝求吻。该粉丝十分大方的亲了上去,随后陈伟霆离去。

据悉,这是陈伟霆在向粉丝模仿“别说话,吻我”的搞怪表情。

网友早已炸开锅“佛爷你居然主动送上脸”“可我们最大的愿望是爱豆亲自己不是粉丝亲爱豆啊”(实习生于峥/文)

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胶着,谁都没有绝对的胜算,因此,双方对丑闻的管控能力是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希拉里在11月8日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将更多取决于特朗普失误的大小。

你把书当成营养,当成空气,然后去读书,书里的东西会逐步被你吸收,融入到你的血液中,无形中延长了你的生命。所以,爱读书的人才永远不会老。

50前的今天,周作人去世,那个时候人人都知道鲁迅,而50年后的今天,我相信看周作人文字的人要明显多于看他哥哥文字的人。

原标题:美参议院推迟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提名听证会

中新社华盛顿4月24日电 美国参议院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24日宣布,推迟对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提名人选龙尼·杰克逊的听证会。

美参议院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正、副主席在24日的联合声明中称,该委员会收到新的信息,所以决定推迟杰克逊的提名听证会。按原定日程,该委员会将在25日举行相关听证会。

今年3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白宫医生杰克逊接替丑闻缠身的戴维·舒利金出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对此,国会部分议员和分析人士认为杰克逊缺乏管理经验,很难胜任退伍军人事务部这个庞大的政府机构。

4月23日晚间,《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引用匿名消息源称,参议院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收到相关指控,称杰克逊在其职业生涯中有不当行为。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其指控包括“有敌意的工作环境”、“工作时过度饮酒”、“不当分配药物”等。

参议院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24日的声明称,将继续研究这些严重指控,并已要求白宫提供更多信息以便进行全面审查。但该委员会并未透露究竟是何种指控。

声明称,该委员会正、副主席已致信特朗普,要求提供杰克逊在白宫医疗部门服务及作为总统医生期间是否有任何不当行为的全部信息。

白宫当天发表声明称,杰克逊曾担任三位美国总统的医生,并得到一致好评。他坚强和果断的领导力正是退伍军人事务部所需要的。

现年50岁的杰克逊于1995年加入美国海军,成为一名军医,多次在海外轮驻。2006年,杰克逊被任命为白宫医生,先后服务于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三位总统。今年1月,杰克逊陪同特朗普进行了任内的首次体检。据美国媒体称,特朗普对于杰克逊在回答记者关于其健康状态问题时的表现非常满意。(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